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nly 2 Hearts

can group my wings for flying

 
 
 

日志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2009-09-05 23:07:37|  分类: 2008 雲南婚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11.16

清晨五點半。由於今天沒有婚紗照的拍攝任務,但是有艱巨的徒步路線,因此我們都要一切從簡,但是片片確是不能少拍的。沒有了化妝的壓力,我們很早就來到太子廟拍日出,大叔也一早起床了。清晨的太子廟還是一片寧靜,各人忙著打掃各自的門前,大叔在百忙中還不忘四下觀察,很興奮地告訴我們,對面山體上有野牛。可能是對大叔有眷戀,除了拍紅彤彤的日出,我們也輪流和他合照,也不斷在棚子裡亂曝一通。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觀景樓小吃,新開的》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當年買水的地方》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掃地》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太子廟的日出》

在大叔的棚子裡,我們看著太陽生氣,月亮慢慢落下,吃著碗面原始而不健康的味道。大叔知道我們今天要進雨崩了,特意烤了兩個大餅,還拿了幾個雞蛋,知道我喜歡,還新鮮用油炸了一小袋辣椒幹給我送大餅用,給我們裝著在路上肚子餓了可以吃,一分錢不肯收,感動得我們一塌糊塗。另外,大叔還特意拿著水壺電話,打給了他上雨崩的兒子德桑阿吉,也叫我們到他家去住。好像突然間,我們的身份也在有所轉變。不過即便如此,我們還是不能白吃白喝,取了多少還是要給的。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大叔弄好了酥油茶》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狐狸》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烤火》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狐狸》

天色轉白,我們也該趕我們的路了,於是匆匆和大叔道別,背上行李,又一次踏上這一條熟悉的下山路。看過去年遊記的,都知道這一段下山路最有趣的事情是什麼,就是告訴上來的人,還有多遠才到,當然狐狸更享受這種喜悅,才剛走不遠就和別人說,四分之一還不到,未免太狠了吧!路上,我們也遇上了調皮的小松鼠,只是可惜光線暗,光圈太小,下次要拍松鼠恐怕要扛一支400/2.8才行。一路上輕輕鬆松,背負著還有18公里山路要走的壓力,很快我們就回到了山腳下。在門口,我們決定加吃一碗炸醬麵作為體力的補充,順便看看有沒有地方給狐狸洗澡,似乎他實在是受不了了。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小喇嘛》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糟質狐狸的小黑貓》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狐狸&小黑貓》

最終,放棄了10塊錢一個澡,我們卻遇到了下山來玩耍的肥喇嘛。兩年的緣分,導致不得不合照一翻,看樣子我倆還真有點像,嘿嘿。吃面的過程中,不能休息得太徹底,要不時起來走走,活動活動,否則一放鬆,就很難再走之後的路。於是在吃飽喝足後,我們開始走一段沒有走過的路了。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偶和肥喇嘛》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狐狸和肥喇嘛》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炸醬麵》

柏樹橋往西當溫泉有28公里的破路,一路上我在擔心,待會門票問題怎麼辦,還有要帶哪條裙子進去,行李怎麼裝,誰來背,似乎還是真挺煩惱的,不過也讓老婆和狐狸好好休息一下吧,這些繁瑣的小事還是等我來煩惱好了。走著新的路,看到了不同的景色,從來沒這樣仰望過飛來寺的建築群,和之前163園長發出的感慨差不多,不由得一陣神傷,只不過我是看到對於飛來寺而言,那厚厚的觀景台,看到渾身不舒服。一直,聽著輕快的舞曲,卻沒有什麼賞樂的心思,很快就到了熙熙攘攘的西當溫泉。

在西當溫泉,我們看查票並不嚴禁,就嘗試著逃票,結果發現查票的眼睛是疏而不漏,居然還是被發現了,幸好有卓瑪幫口,殺了個半價,40塊,很貴,不過也算值得了。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倒裝行李,因為預計要離開車子四天之久,所以必須把所有必須帶的東西都很有規律地塞到我們三個都背得動的包包裡,同時還要預算路上消耗的水和乾糧,非常頭痛。這一段路,因為背負太重,除了相機腳架裙子,還有一堆衣服,加上時間已經接近中午一點半,看來不騎騾子是不行了。可恨的是,進雨崩背重東西都要價錢,而且是隨便找人掂量一下就說了算,完全沒有得討價還價,很黑的商業化手法。瞧准了有三匹比較壯的騾子在等,就趕緊去要馬票,要到了之後,即便是一起的還是要抽籤,畢竟馬夫不是一家人。最終抽籤的結果也很平均,我們也不再囉嗦什麼,和卓瑪約好出來見面的時間,揮手道別後,就開始了12公里的爬坡長征。

當然,這段路比起那些翻幾天幾夜的穿越路線,的確微不足道,但是對於第四次來才第一次踏上這條路的我來說,除了新奇恐懼當然還有期待。很簡單可以表述出來了:不知道有多遠,但是知道很遠;不知道有多陡,但是知道不會平坦到哪裡去。

先平鋪直敘一下我們幾個可愛的馬夫吧,其實也不可以說馬夫了,都是年紀相仿的年輕人。我抽到個美女,性格很開朗直爽的,也沒有什麼心計,我的騾子都走在最前面,她還經常和我說悄悄話,很好玩的一個人。老婆的馬夫是個小胖子,開始我還懷疑這傢伙能不能走那麼遠,後來才發現我的擔心是正確的:這傢伙不但體力不行,半路把相機袋給回老婆背,還諸多意見,嘴巴嘮叨沒完,要不是為了趕路,早就跑去馬隊長那投訴呢。狐狸的馬夫背得最重,看樣子挺正經的一個小夥子,話也不是很多。狐狸似乎對我的美女馬夫很有興趣,三兩寒暄後就用辦法套到了人家的名字,雖說開始她還不承認是女孩子都叫卓瑪,到後來想了一會,還是認了:叫宮穆卓瑪(事實上我們也沒弄清楚是哪幾個字。)

大概慢慢閒聊了一個小時左右,屁股開始有點痛,來到一片開闊的平地,見到了第一個休息站,其實休息站是很荒蕪的,由於沒有GPS在手的關係,只能初步估計海拔大概上到了3100,騾子要休息進補,我們也要歇息一下屁股,活動一下筋骨。我們的騾子都很乖,稍微摸摸打打招呼就熟落了。然後就乖乖在一邊悠閒地吃草,我們也在悠閒地享受午後陽光,這種時候,理應有些小插曲聽聽,結果不出所料。

休息站前的斜坡頂,一個類似嚮導的小夥子,回頭望著下面的斜坡,幾分鐘後,幾個氣喘吁吁扯著大氣的操京腔的兄台硬把自己拽到了休息站,其中一個中年男子,類似摣FIT人的味道,重重耷拉到木凳子上,然後氣也沒喘過來就急著問:“到埡口了吧?是這兒了吧?"頓時眾人狂暈,我剛喝進去的一口水也噴了一半出來。嚮導小夥子坦言:“還早著呢,這才是第一個休息站,前面還有三個才到埡口,趕緊歇息一下上路,不然天黑都到不了~"宮穆卓瑪偷偷捂著嘴一笑,預料著有情況發生,就趕緊動身牽馬,叫我們幾個出發。摣FIT人囧了一下,看著我們走後就剩下他們了,趕緊追著我們狂問:“先別走,租馬多少錢?趕緊幫我叫幾匹馬上來!"大爺,你有病就看獸醫啦,明知道自己走不動,幹啥在西當溫泉不叫馬?你以為半山上隨便可以牽幾匹馬來給你麼?再說馬兒也不是在西當溫泉等著的,還要從馬夫家裡牽過來,你以為電召TAXI啊?宮穆還是好心,後來還是幫忙和馬隊長打了電話,約了馬上來不過要加錢,而且要至少等一個小時,摣FIT人又覺得久又覺得貴但是又恨自己沒能耐,其實我是覺得他覺得自己走不上去也走不回去,最後還是不能和自己過不去,於是很不情願地答應了。後來聽說這班人晚上差不多11點才走到上雨崩。

撇除了這幫人的糾纏,繼續上路。雖說是騎著騾子,也不輕鬆,這段路連續上坡的長度太長,沒有什麼歇息的機會,所以如果太長時間在馬背上,屁股同樣也受不了。走著走著,死胖子整天在逗狐狸的馬夫,說他喜歡宮穆云云,正一個小色胚。後來因為說得太無聊了,我們就直接不理他,開始探討狐狸馬夫的身世起來,宮穆卓瑪特意把我的馬拉快一段路,然後偷偷來和我說,那小夥子原來很聽話念書也很好的,但是不知怎樣就變得傻傻的,成績也一落千丈,很可惜。不知道是不是瀾滄江的水污染日益嚴重,某種元素的中毒也很容易引起這種問題。海拔大概到3400的樣子,就到了第二個休息站。這個休息站就在路邊搭建,沒有什麼平臺和位置,三個馬夫一人一碗面補充體力,我們就原地放鬆臀部,以及做好待會徒步的準備。因為再往上的路面,由於坡面常年背陽,道路有明冰,還聽說幾個小時前還有遊客堅持不下馬,下馬不給錢,結果馬匹腳打滑,人馬都摔了,人還摔到懸崖下面腳也斷了,要立即抬到西當送縣城醫院,後來聽說是腿也殘廢了…所以這段路必須自己下馬走。同時由於這次爬坡的強度比原來預期的要大些,而且臨近天黑,預計到達埡口要五點半左右,為了保證拍攝工作的完成,以及最重要的安全,關鍵是揪住了死胖子被不動包包的死穴,和三個馬夫展開一場加碼減價的辯論,最終同意把騾子包到下雨崩,同時還砍了幾十塊的價,氣得死胖子不行,半天說不出話。

第二個休息站後,路開始變得在深山密林中跑之字型上坡,沒有一眼看到幾百米連續上坡的恐懼,但是也不輕鬆。漸漸路上出現明冰,我們也開始下馬步行。下馬後,馬兒是繞之字彎走,宮穆我們是走捷徑,變成是更陡的直線上坡。我接過老婆身上的相機袋,學狐狸一樣慢慢往上挪,而宮穆牽著老婆走得飛快,追趕得我們好辛苦。走了一段,死胖子氣喘吁吁地走到我們面前,問我們:“知道辛苦了吧?"於是我和狐狸轉身絕塵而去。NND,別以為我們是第一次跑上坡路啊,你自己體力不也是不行嘛,還收我們馱包的錢啊?乖乖地牽馬吧!事實上這段路不遠,很快我們就步入經幡搖弋的平坦通道,3900的南宗埡口就在眼前。遠處可以瞧見飛來寺在我們腳下,心想終於完成了當年和二爺發瘋的夢,即便還沒開始,但也等於完成了,因為最難的爬坡已經過去。

埡口過後,開始下山,前一段的路比較陡,所以我們還是步行過去的。下山的路其實很輕鬆,只不過因為之前從明永下來,再爬了一段山,體力消耗得剩不多了,關鍵是背負的東西太多,下坡路很容易傷到筋骨,於是我們也只能慢慢走,順便欣賞一下漸漸的日落。在埡口過來看到的是最直接的緬茨姆,五冠峰,將軍峰和卡瓦格博,完全沒有遮攔,只是很多人都只是留下眼皮下很遠的下雨崩村的影像,卻很少見到全景的倩影。遙遙望著這一切,不僅是唏噓的感覺,要保護這一片聖地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只是希望什麼時候我真的能有這樣的力量。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南宗埡口》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從南側膜拜卡瓦格博》

上馬後,一路塵土飛揚,以及嚴重覺得屁股磨損。過了上雨崩之後,由於前面馬幫揚起的灰塵大得受不了,我還是決定下來自己走,正好,宮穆遇上了她哥哥,因此這麼走著還多了兩個伴可以聊天,漸漸地,也就不覺得累了。過了雨崩河,我還騎了一段宮穆哥哥的大白馬,走最後泥濘的上坡,結果才真正感覺到馬壯和不壯是差那麼遠,完全不費勁地就上去了,也不氣喘也不回頭,果然是,好馬好馬,就這樣陶醉了一會好馬背上的光陰,穿過下雨崩村,神瀑客棧就顯現在眼前。此時除了不忘好好瞪死胖子一眼之外,就是趕緊找阿青布落實房間。狐狸兩眼直放青光,因為終於看到了有太陽能熱水器的沖涼房;老婆累得只想睡覺;而我肚子咕咕叫,只是惦念著那100塊一隻的土雞,還有晚上新奇的星空,果然是各有所想。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馬都走了兩萬多步,靠。。》

放下行李,狐狸馬上沖進沖涼房半個多小時不出來,期間煙霧彌漫,我在外面等洗澡也看呆了。不過,著實對於兩天沒有洗澡又很渴望洗澡的人在總共騎馬或者步行了差不多40公里之後,一個熱水澡簡直是救命的泉水。在我自己洗過的時候我也覺得洗到不想出去了,但是因為我去的沖涼房熱水比較涼,所以還是不貪戀早早洗完出去了。隨後在我和老婆都浪費了不少太陽能產生的熱水之後,終於可以和阿青布打招呼,可以殺雞,我們也摩拳擦掌,準備飽餐一頓了。

阿青布養的小灰貓很纏著狐狸,又一次證明了狐狸上一輩子是貓乸。沒法,不過美食當前的時候,玩貓還是其次,重要的當然還是狂“切"一頓,雖然土雞的味道不是非常有爆點,但是足以讓一陣翻雲覆雨天昏地暗的進食過程後有那麼一點回味。窗外的天空漸漸暗下來,空氣通透清新,天色粉紅透紫,緬茨姆和五冠峰上繁星點點,但是不知為什麼總是如雷雨天氣,一閃一閃。飯後,搓搓填飽的肚子,和狐狸二人抬著腳架打算在附近取景曝星星,順便研究一下為啥會閃,一踏出餐廳門口,就忽然一陣天昏地暗。眼前的景象簡直令我三人嘴唇發白臉色淤青,除了下巴快跌到地上,五臟六腑還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向外翻騰之感,真是對不起一百塊一隻的土雞。只見一中年男子,手持PENTAX單反相機一台,配中長焦鏡頭一支,含折光罩。只見他打開內閃,手舉相機,對這廣袤無垠的星空,快門聲閃光燈此起彼伏,隨著手指在快門鍵上的觸動,也觸動著他的心靈,因此他也忍不住喃喃自語,嘴裡不斷用很穩定的頻率喊著:“真美,太美了。"果然真是一能人異士,引用狐狸的話,他真的以為自己是太陽。因此為此人起名,名曰“傻嗨垃圾賓得佬。"

正所謂觀傻不語真君子。傻嗨垃圾賓得佬終於曝完他的大作,滿臉疑惑得看著相機,嘴裡不斷叨叨“唉這真奇怪了,怎麼都黑乎乎"之類神奇的話語走回房間。終於,換得了星空的清新寧靜,我們也開腳架,準備好好曝一把。不過下雨崩的場景並不開闊,除了緬茨姆和五冠峰的特寫外,其餘並沒有很吸引眼球的景觀,乾脆就異想天開,來個星空的大拼接,而且是用橫構圖玩垂直方向的拼接。經過角度計算,從水準拼到天頂,也就是完全向上垂直,大概要拼上個13張左右,而且由於星空片到了上面都沒有可參考的邊緣,光線也可能不斷變化,很有可能到最後完全沒有辦法拼得出來,不過既然有這麼個想法,試試也不錯。拍完了回來處理的時候,實際上還發現了一個問題沒有考慮到,就是鏡頭四周的減光,後來實際P的時候發現,約往高角度(拍天空)的時候,由於比水平面接收的光線少,減光越明顯,用RAW的鏡頭減光修正也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因此最終13張的拼接只拼了5張,其他的拼不上去了…獻醜了,大家別笑我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晚餐》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下雨崩的星星》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下雨崩星星,黑白版,有流星喔》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5) - EPL - On<wbr>ly 2 Hearts《失敗的拼接圖》

終於,等土雞消化到差不多,三人都以極度的疲態倒到了床上,除了我,很快他們已經呼呼大睡起來。翻看著手機的記錄,雖然里程數不準確,但是步數是準確的。根據醫生的說法,每天堅持鍛煉,要步行兩三萬步,聽起來比較吃驚,不過今天確實是還沒有達到標準,因為都還不是自己走的。回想四年來,我都沒有鼓起勇氣走這一段路,對於不良的後果過於擔心,也過多預計了風險和損失,不過這樣一來也令這一次旅途增添了新的風景,如何保存它欣賞它,就是接下來兩天的任務,就這樣想著想著,我也沉寂在寧靜中…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