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nly 2 Hearts

can group my wings for flying

 
 
 

日志

 
 

2008 我們去雲南拍婚紗雜記 (4)  

2009-08-29 19:45:08|  分类: 2008 雲南婚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11.15

另一個摸黑起床的清晨,我們要打包好東西準備開始長征了。在舒適的日子過慣了以後,總是有那麼一絲不願啟程的懶態,很令人討厭。今天趕的路很近,行李裝車後,不到20分鐘,我們已經到達了國道邊的瑪尼堆前。這裡是瀾滄江這一岸最正對著卡瓦格博的地方,由於所處的海拔下降了,而山尖開始露出那一抹紅光,在卡瓦格博那一展無垠的寬度和高度下更是震懾著一切。我和狐狸都因為這震懾力,居然各自支起腳架,拼命對著卡瓦格博拍,待紅光過山尖從紫變成金色,婚紗的拍攝工作可以開始了。

 《准备天亮了》 《记住这个里程碑啦》 《是时候了》

 

[SCENE7] 由於地形限制的關係,狐狸使用小小白需要站到路的另一面,恰逢這裡是一個比較高速的右彎,即便是在很少車的淩晨,我們也要格外留意。不過由於實在太安靜,通常車在很多個彎之外已經被我們察覺,只是因為精彩的光線變化得太快,不趕緊拍,可能下一秒按下快門的效果就完全不同。作為我自己,我只是想有一張在卡瓦格博正面,我倆合手祈禱的相片,作為比較重要的一張,可以用來做相冊封面也可以用來做迎賓,只是我們沒有關注其他事物的神情,因為在這個時候,只有兩個人的心,和卡瓦格博。但是,還是那個沒有預計到的問題,反光板反的光太小了,補閃光也補不了多少,如果玩HDR又會失去那一個真實的效果,所以,最終還是交給狐狸去打理,我覺得,即便剪影也不要緊,最重要的是,這絕對不是攝影棚裡站在一塊佈景前面。

光線很快變白,我們也收拾器材繼續上路。在非常不願意的情況下買了明永的門票後,更堅定了我們想逃雨崩的票的信心。08年開始單獨收雨崩¥83的門票,不知道該恨誰好;而馬票也漲到了¥130,更是令我們暈倒。金牙馬隊長似乎認出了我們是常客,但是絲毫沒有想過給點優惠,於是我們只能減掉最重的長裙,只帶上必要的碗面等乾糧,就硬著頭皮騎騾子上去了。由於今年沒有遇到好的背夫,牽馬的是兩個大嬸,他們都沒有辦法背得動我的相機包,不斷手指指說讓騾子來背,幸好沒有像雨崩那樣要加收,於是這個重量又平白加到騾子的身上,真是無語啊。熟悉的路,似乎我每一個彎都能背出來,然後和去年告訴老婆一樣,告訴狐狸,我第一年是和二爺活生生走上去的。狐狸似乎背得非常辛苦,一直問還有多遠,其實只有我心裡知道,還有多遠,都已經很近了,很接近這個我一直嚮往的地方,我開始覺得,到我死那一天,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來這個地方,超度到這一片聖地來,只期盼我有那個資格。 到了太子廟,感覺是騾子多過遊客。一大幫馬幫在休閒地等候,因為最辛苦的一段已經過去。我們找到了大叔,噓寒問暖,心裡很是激動,只是找不到看住處的人,大叔說,他上蓮花寺去了。我們省下的體力,這一次非到蓮花寺不可,那是人類允許到達最接近卡瓦格博的地方。當然在它的上方的冰川平臺的高度,還有夏季牧場,也只有卡瓦格博熟知的村民可以通行放牧,作為我們,感覺足夠了。於是我們把不必要的東西放在大叔的小店裡,歇息了一會,便開始往蓮花寺爬。這一段路終於恢復了我第一次爬上太子廟的感覺,那是完全喘不過氣的累。坦然,大叔在我們出發前笑眯眯地說“上去很近,我15分鐘就到了”這一句,分析一下自己的負重,我自己估量起碼得爬一個小時。於是我們沿路走走停停,不待那狂喘的呼吸恢復正常,又加緊小步慢慢向上挪,最後那一段路足足爬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在最後那個轉彎,突然一切開朗,黃紅的樹葉透明的光線,神鳥的歌聲,刺眼的神光,潺潺的小溪,碧藍的天空,還有光芒四射的卡瓦格博,一種溫暖打到我臉上,流到我心裡。我承認,那真的是我這一輩子看到的最美的畫面,而我也肯定,我一定無法用相機拍下來。 《太子庙,往圣地前行》 《狐狸还撑得住》 《老婆很累囖》 《玩嘢啊,行咁快》 《到啦到啦》

突然啪的一下,之前我叫下跪的時候說“呢D嘢,人地喺咁我地唔一定要咁”的狐狸,跪在了蓮花寺前。當然,我們也用我們能做到最崇敬的姿態,真誠地向卡瓦格博跪扣了三個頭。狐狸進蓮花寺轉了一圈後,出來告訴我們他不自主地流了眼淚。其實每次遠在剛看到他的時候,我的眼淚已經在流了。那是一種沒有歌聲有資格讚頌的美,我們只是叩頭流淚,也許還是太膚淺了。守廟的老人(後經狐狸證實名曰魯平),我們暫稱魯老吧,每天往返太子廟和蓮花寺之間,在蓮花寺守廟,如有需要也為轉山的人提供一些服務。蓮花寺的內室沒有對我們開放,外堂是廚房和雜物房,有濃濃的香油味。如果留宿在這裡,估計也是OK的,只不過沒有太子廟那麼舒服。這天其實我們本來要在太子廟找魯老要鑰匙,結果大叔告訴我們魯老還沒回來,幸好我們還是先上來蓮花寺了,否則不知道要等他多久。和魯老閒聊了一下家常,瞭解了一下當年登山隊漂移的路線和位置,雖然聽了N多次,心裡還是涼涼的。魯老說,今天轉山的人不多,他等我們看完就和我們一起下去。結果我和狐狸一輪嘴地告訴他我們來拍婚紗照的計畫,也可能要拍天黑,然後魯老爽快地答應留我們在蓮花寺,並賦予了我一個無比神聖的任務,幫蓮花寺鎖門,當時心裡是一陣酥麻酥麻的激動,我才來過5次就修得了這樣的緣分,可見卡瓦格博爺爺對我是何等地眷顧。 《喂下老猫先》 《舒服咧?》 《圣地》

 

[SCENE8]

蓮花寺,成為這次我認為最美的拍攝地。為了不褻瀆神靈,我們先圍繞蓮花寺繞一圈以表敬意,而且要規避拍到寺內的東西,因此如果有轉經的人來,我們會暫時停拍,等其走後掩上廟門再進行拍攝。圍廟的木欄杆,也都成為我們消耗很長時間的地方,只是眼前的這一個前景,實在是無論如何也拍不下它的美。我和狐狸商議改用廣角,把兩個人,卡瓦格博,以及部分的蓮花寺的外表拍一批我們的背影,動作我們自由發揮,但是角度位置需要拿好。結果出來的效果好得有些吃驚,然而始終感覺寬度有點欠缺,然而這也是必然的,我們也不是用廣幅進行拍攝啊。在廟前後幾個位置和角度,我們一共進行了大約兩個小時的拍攝,直到天色漸暗。隨後由於被小山坡上的經幡吸引上去拍廣角的近景,居然也被狐狸發現效果不錯,結果加曝了一些單人照。。

蓮花寺外的廁所早已經日久失修,爛得不行。幸好這個不是會被眾多遊客騷擾的地方,可以有長時間很純粹得感受神靈寓所下的寂靜。守廟的老貓,很多色友和驢友都見過她了,也曝過它玩。最直接的感受是,這只貓的確與眾不同,有著半個代言人的氣度。在拍攝前進行準備工作的時候,魯老已經回去了,我們在草地上打算隨便啃幾根香腸就開工,老貓就一直圍著我們轉,樣子就像在說,不要隨地扔垃圾,但是她也很享受難得一試的啃香腸的滋味。喂了她大概有幾根雞肉腸,在老貓的監督之下把垃圾扔到垃圾桶後,老貓才悠閒地躲在一邊看戲。拍攝休息期間,老貓也很乖地在我鏡頭前騷眉弄眼,讓我在它眼前不到10釐米的位置一頓狂拍,足見其靈性。拍攝後我們繼續圍蓮花寺順時針兩圈以完成最微不足道的三圈小轉經,老貓也一直追隨著我們,我們幾個的感覺,一說是覺得老貓寂寞了沒人陪,想多和人呆在一起,另一說是神的旨意,我們轉經的時候神靈都看得到。最後一圈的時候,有一個小插曲,狐狸有一段異常有FEEL的特寫VIDEO,回來之後加了點音樂,感覺的確是無敵,想想,其實可以高價拍賣觀賞權,嘿嘿。蓮花寺的門不是太好鎖,門後的橫杠需要在快關上的時候推回,兩門下的扣子要口上雙鐮刀形狀的鎖扣,然後關緊了扣在門檻上在加上鐵鎖,總的來講,是關得很嚴實的。經過這麼一鎖,忽然覺得全身肩負著神聖的使命,事實上也許只是虛榮地滿足一下自己,以為已經取得守護聖地的福分。 《莲花圣地》

 《近拍老猫》 《近拍老猫2》 《近拍老猫3》

天漸漸暗下來,我們也收拾行裝,漫步下山了。幾次回首,告別蓮花寺以及老貓之後,又回到樹影婆娑的連續下坡路上。由於拍攝期間腳步過於放鬆,下山的過程有些出現抽筋的前兆,為了避免影響隔天往雨崩的路,沿路我們歇息了幾次,曝曝地上的枯葉,參天神木細縫滲下的夕照,還有在路邊放養的牛羊。果然知道了多遠就很快,實際上下山用了接近一小時,但是一點也不覺得煎熬,倒是一直覺得肚子有點餓,於是問大叔借了熱水,準備起豐盛的晚餐—泡面。雖說我們自己帶碗面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山上的賣得太貴了,我們實際上當初還有一絲的擔心,坐大叔的棚子但是不買他的東西,還白要開水,會不會有點不好。後來實際上發現,大叔從來沒有任何心存芥蒂,反而還一人送我們兩個土雞蛋,是自己養的雞生下來的喔,雖然個頭小,但是完全天然無污染,已經很久沒有吃過這麼香的雞蛋了。一整天下來不斷遭遇到的瑣碎小事,開始慢慢在改變狐狸的看法,其實我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又一次,在太子廟享受漸漸入夜,漸漸遠去的黃昏。放下行李,換上衣服,點上電筒,我們又再一次回到太子廟,把曝星星的計畫進行到底。

 《行就行啦》 《晚霞》

 

[SCENE9]

經過去年的試拍,加上精密的天文曆計算,配合完美的天氣,才僅僅得出了一個初步拍攝計畫,這個場景的拍攝難度可謂是最高的。首先天文曆的計算要很準確,因為這涉及到整個場景的天然光線問題。由於農曆10月地球自轉導致月亮的軌道是從偏南方向出現,軌跡也是東往西。如果月亮當空則無法拍攝到星星以及銀河,如果完全沒有月光,在照片裡面卡瓦格博的顏色就會偏向CMOS感光出來的品紅色。如果要得到完美的曝光,必須選擇在月亮剛剛從東邊出來(類似於日出)山頂出現漫射光,到出現直射之間短短的半個小時內完成所有的拍攝,而且期間天上不可以有雲彩,否則會影響出片的色溫。此外,考慮到氣溫的問題,11月入夜之後氣溫會驟降,老婆穿著婚紗不可以在太晚太冷的時候,所以最優選的方案是必須選一天在完全日落後,馬上出現月亮的漫射光,這樣在溫度不至於跌到零下之前完成全部拍攝。經過多方面考慮,最終在這一年選定了11.15這一晚,因為日落和月出的時間配合得最完美,而且天氣晴好的機會大,能夠拍到理想效果的機會也大。事實上,整個旅程的開始結束時間,也是從這一天敲定後開始往前後推算的,因此才有了11.12的特價R艙這件事。我們提前來到了太子廟前試光試對焦,等天黑,緊張進行著前期準備工作,在試焦的期間已經突然發現,月亮的漫射光照到了山頂,從五秒的曝光裡面已經可以看到山頂染成橙紅色,拍攝必須馬上開始。首先消耗一兩分鐘進行角度測試,因為太子廟沒有燈,現場完全漆黑,在合焦完全正確的情況下必須迅速通過試拍調整好相機的角度,並初步預訂拍攝的參數。由於需要拍攝完美無比的星空,光圈肯定是定在1.2,ISO從400-800之間調整,為了減少噪點不能太高。隨之而來的問題就是人物主體的拍攝,由於沒有很周全考慮到外閃太子廟外牆會留影的問題,以及黑色西裝外套在黑夜過於黑沉,於是前面幾張基本上都是採用新式的電筒光照明法,準備好後老婆脫下外套,我也只穿襯衫,在13-15秒的曝光下,狐狸手持二極體電筒點亮大約0.5-1秒,隨後我們必須保持姿勢不動等待星星曝光完成,避免造成晃影,隨後才能穿上大衣取暖。因此連續幾張下來,老婆大人都堅持得很不錯,每個姿勢基本上都沒有太大的晃動。這樣折騰下來,漫射光唰的一下就已經照到5200米的冰川頂端平臺,並且出現了少許的直射光,星星可見數量也大大減少。不過是天有不測風雲,飛來寺方向開始產生了片層雲,把月光嚴實地遮蓋住了,趁這個機會我們又是十幾張的拍攝,直到卡瓦格博山體上的紅色消失,我和狐狸才聚精會神開始真正曝我們自己的星星片。 《有云彩的星星》

隨後片層雲往山體方向遮蓋過來,我們也拍飽了,就收拾行裝回到小棚子裡。由於太累,我和老婆很早就休息了,狐狸就趁此機會找魯老聊天喝酒去了,伴隨著冰川陣陣的雪崩的聲音,很快我們就沉沉睡去,可以想像外面是寧靜無暇的一夜。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