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nly 2 Hearts

can group my wings for flying

 
 
 

日志

 
 

《返神.神返》 D4 2007.11.5 農曆九月二十六 WILL YOU MARRY ME?  

2008-04-09 01:03:09|  分类: 07云南求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續昨晚***

從茨中回來的傍晚,緬茨姆身後有橘紅的日落;而當晚,繁星點點。終於,來到雲南三天了,才看到了夢寐的星空。記得一年前,就是在飛來寺前漆黑的路上,還要在特意找更黑更暗的角落裏,在看著吳振成小倆口的寂寞裏,獨自一人,不斷見證著一直在刷新的每分鐘流星劃過的記錄。在幾乎沒有亮度的夜裏,除了流星,還有通過微弱信號打通的電話的那頭傳來的聲音,以及一個願望,就是一年後,一定要帶你來看一看最美的星空。

IMG_7874

即便如此,仿佛願望已經實現,然而卻一直找不到流星的蹤影。卡瓦格博也還沒露臉,還有比一年前更刺骨的寒風,使兩個人蜷縮在一起看星星但是不敢解下圍巾說話,只能嘰裏咕嚕,生怕凍僵了除了內心以外唯一還覺得溫暖的臉。還有失去太多熱量的三角架和鏡頭的腳架環,如果赤手去觸碰的話應該幾秒鐘就會被凍傷,因為隔著手套來拆卸還是覺得冰涼冰涼,要回到房間用電熱毯幹烤一下才敢開機看相片,否則可能就此報廢一塊電池。

 

***當天***

一夜過去,卡瓦格博再次展現出它高度的威力,又一次,應該說,第一次,我們經歷過了更加絢爛的晨昏。金燦燦的卡瓦格博似乎真的在期待在祝福。太子廟的住宿情況並不清晰,走之前托NOVA問過,結果是否定的,而磨房有一位大俠曾經有一篇夜宿蓮花寺的文章寫於9年前,情況描繪的只是可以在濃烈味道的蓮花寺或者自己搭帳篷睡。為此,我們早已收拾了大背囊的行李,睡袋衣物充足,還偷了客棧兩個枕頭,準備出發,目標也很明確,在神山爺爺腳下膜拜,並陪伴他也陪伴她度過生命中最珍貴的一晚。晨昏下,我們還嗖嗖地吃著相逢恨晚的酸菜肉絲米線,然而就在此時,某人的鞋底脫膠了,只剩下一點點粘住,飛來寺能找到的就只有比現在豬肉還貴的502,但是也無濟於事。臨時的辦法就只能夠用一條橡筋捆在中間,但是卻非常擔心是否能完成接近18公里的徒步。經過一番思量,我們還是決定拋下大背囊,讓她不負重走;如果在太子廟或者蓮花寺找不到地方住,就當天折返。這雖然等於完全破壞了我的大計,但是安全起見,萬一在上明永的路上整塊膠掉下來,那等於進退兩難,折中了也只能如此,只能寄望一切順利。

 

和紮西約了8:30出發,等到8:40才看到他慢悠悠地開始喝粥。此時已經有少量卷雲在雪線上形成,若晚點過去,一來徒步的時間裕度會降低,二來恐怕又會錯過很多美景。那可以怎樣呢,只有耍賤唄,不斷得在紮西面前晃蕩,開窗外看表,坐立不安。。。紮西終於也受不了了。。。

 IMG_7877IMG_7901IMG_7961

兩年前往明永的路上,是充滿新奇和失望,因為當時還並未料到路往瀾滄江下降會繞那麼遠,而且當天卻是完全看不到卡瓦格博,那是我第一次到飛來寺的第一個早晨。兩年後,雖然沿途清楚看到卡瓦格博,並要求停車狂拍,彌補之前未看到過的角度,然而心裏還是存在一絲擔憂,究竟那條橡筋,可以撐得了多久呢?地理位置幸福的布村,在一個無敵仰望卡瓦格博的位置,如果每天都在這個地方膜拜,也是很愜意的事情,只是這裏接近瀾滄江邊,植被近乎是沒有,感覺有點像奔子欄,但卻完全不如奔子欄那樣不值一提。跨過了瀾滄江,經過了兩次,或者說兩次半去雨崩的路,但是暫時還真是沒有太嚮往的感覺,畢竟雨崩已經是遠離了卡瓦格博,在五冠峰下,緬茨姆下,也許真是屁股下地獄,但是眼睛,尤其是精神,未必能上天堂。91年山難的登山隊,進雨崩,到大本營,登到山脊上就被活埋了,然後經過七年時間漂移到明永冰川,送回人間,老實說,卡瓦格博真的給足了面子,好歹這幫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還算走了一個輪回。雨崩那傳聞中多麼令人神往的景色,登山隊卻只把那裏當作驛站;沒人去攀緬茨姆,沒人去攀五冠峰,好像淡化了其神力,即便如此,我還是相信太子十三峰同樣存在的神靈。去年5.1,不就是有在雨崩景區被活埋的,說不定就是那些滿口大道理出言不遜的人,五冠峰也給它抖一抖,但是卻叫他倒樹舂栽在地上,連輪回的機會都沒有。我坦言這只是推測,但是不信的大可以去調查調查。

IMG_7969IMG_7974IMG_7982

熟悉的大門口,習慣性地上個廁所,就小心奕奕地尋馬去了。兩年前的經歷,給了我非常大的衝擊,那不斷的上坡路,在沒有好好調整呼吸和分配體力下,在前一段消耗得幾乎魂不附體,即便有二爺幫我背了一段路攝影包,減輕了負重,但是基本上身體已經是不堪負荷,加上還未完全適應的高反以及輕度低燒,以至於後半段路,尤其是從馬幫歇息的大樹幹到途中木棧道的一段上坡,平均60-80步就要停下喘氣,在加上在這個時候,一壺的水已經全部喝光,如果不是二爺發現木棧道以為是到了,我還真的準備開始下撤。不過話說回來,後來回到家上網看過一些文章,那種狀態基本上有可能開始肺水腫或者嚴重缺水性脫水導致休克,但是我卻可以奇跡般支撐到太子廟,還大灌一瓶水之後很快就恢復,並且還可以負重不間斷走完回頭路,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有點狂喜和後怕。但是這次不但自己負重,而且對方鞋子有整個膠面脫下的危險,而且晚上有重要任務,為了減少體力消耗,偶們還是決定騎馬。比起徒步,騎馬除了花錢,當然也是不錯的體驗。我們輪到的馬兒都很壯,雖然她的馬兒有點調皮,但是後來乖乖上山的一段路,令我可以好好重溫和回憶這一段路,加深一下印象。差不多到頂的時候,我和她說,兩年前我就是徒步上來的,還被美美地誇了一番。

IMG_7997IMG_7999IMG_8002IMG_8004

回到了歷史悠久而我只是闊別兩年的太子廟,滿心欣喜。當然,更令我欣慰的是,可以找到20元一個人的住宿,有床有被,密封好。雖然沒有電,但是比我們想像中風餐露宿要好太多太多了。其實沒電是最好不過的,這樣看到的星空才是最美的。再這裏大致描述一下吧,太子廟東側的小上坡上,有幾年前搭建的住宿地方,從太子廟走上去1分鐘不用,但是樓梯大概要爬幾十級,而且木樓梯的朽爛程度有些厲害,必須小心。樓梯底下是供給遊客使用的廁所,大部分遊客走到這裏基本上不會再往上爬的,所以歸個三等極品。而上樓梯半路有非常乾淨的廁所,雖然也是一條坑,但是幾乎沒有人用過,味道也小。上面總共大概有20來個用塑膠板建議搭建的房間,已經有一兩個可能因為風雪塌掉的,每個房間兩張床一個書桌一支蠟燭。住宿的樓下有沖涼房,但是基本上是沒有人用過的,因為水太冰,以至於那裏只是偶爾用於洗菜,後來乾脆就鎖上了。對面有廚房,帶我們上去給鑰匙的熱情的小夥子還指著灶臺上的幾個雞蛋說,你們要吃的話,隨便自己煮,裏面有米,下面太子廟有柴。天啊,這是多麼幸福的生活啊。。。有人還說,"從明天開始我要做一個幸福的人,喂馬,劈柴,周遊世界;從明天開始,關心糧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其實今天開始,我就已經是一個幸福的人,騎馬,撿柴,重回神山;從今天開始就必須關心糧食;我也有一個房間,面朝神山,冬暖花開,怎樣,即便成了名句也比不過我吧?

IMG_8168

稍微修整好,把兩張床挪成了雙人床,下去付了馬費,帶著零食相機和DV,就慢悠悠地往觀景臺上爬了。可能是卸下了心防,到達觀景台頂部的幾百級樓梯也還是把我累個有那麼些感覺,當然我深深明白,朝聖的路本來就是艱辛的,藏民從幾百公里外一路叩拜,然後徒步走內外轉的艱辛,早把我比下去了。我也就是負那麼一點重,所以再累也得撐上去。一路上開著DV,嘗試著記錄下每一步的艱辛,然而回來看了之後才發現,只有再走一次,才能體會。

IMG_8011IMG_8018IMG_8029

藏民們都說,如果有神山討厭的人來看他,是永遠看不到的。當然我也堅信如此,所以在前面茨中那天我有寫到一些。總結一下,今生在飛來寺,加上在明永一共待過十一日十夜,只有七個日出和七晚是能夠看到星星看到卡瓦格博,所以即便是我們也會在看不到的時候,抱怨其他人,尤其是抱怨日本人。且不說什麼,中日聯合登山隊中就大部分是日本人,漂移了一隊,又嚇跑了一隊,但是遙遠的他方還有很多隊在虎視耽耽,看來日本人對於卡瓦格博來說,或者說在藏民的心目中真的是和蚊子對於人類是一樣的。人類用自己的智慧,發明瞭從早期開始的蚊帳,到近期的花露水,蚊怕水,到現在的防蚊露,電蚊拍,電蚊燈,為的就是不讓蚊子靠近,甚至有很多人,在有了這麼多東西之後,還是對蚊子恨之入骨,還是要想盡辦法置之死地,比如我也是這樣,電蚊子一定要電到它變成炭為止,也不會憐惜電池。然而卡瓦格博只是簡單地呼風喚雨,就把蚊子搞定了。因此在芸芸眾生中,應該只要看不到卡瓦格博,首先就會抱怨的就是日本人。另外忘了說的是,其實來明永的這一天早上,在飛來寺我就聽到過刺耳的日語,日本人能看到卡瓦格博也活生生地在我面前上演。走到觀景台的頂部,這一幕又上演了一次,不僅如此,這個日本的老伯還面對神山吹起了口琴,還要吹的是中國的民謠。我覺得一定有人會覺得日本人騷擾了清淨之地,居然卡瓦格博還是露臉,完全不可理喻,甚至覺得神山不靈了等等;但是對於我而言這也並不代表什麼,我更不敢說是因為我而露臉,神靈總是有他的理由有他的胸懷,如果這個日本人懷著和我一樣的目的和心情過來,難道卡瓦格博就只因為他是個日本人而烏雲弊日?反而此時耷拉坐在一旁鼓掌叫好,說再來一曲的北京人,有些令人覺得作惡。

神的胸懷便是如此,和狹隘的侵佔道德思維作對,並不一定以牙還牙,即便是在不同的宗教裏,神愛世人的大氛圍是一樣的,如果這個神是不分黑白徇私偏頗的東西,還有人會去相信會去崇敬嗎?因此看到這種情景,我並沒有覺得神山的靈力沒有顯現,反而是卡瓦格博教懂了我,還有一起的那個人點醒了我,寬容乃大。在神山面前,我自然也不會介意其他人,因為終於等到了在最近最近的地方,下跪,膜拜,告訴神山,我來了。

 IMG_8045IMG_8047IMG_8062IMG_8072

一般來說,團隊和散客,早上登上明永看完冰川大概中午時分就會下撤,有些回飛來寺有些甚至要趕路去奔子欄,這樣在這些人走後,接著下來的就是一個寧靜的午後。微微曬著的陽光,還有中和著空氣溫度的冰川,時不時有小規模的冰崩,還有動聽的鳥鳴,突然覺得這是非常鳥語花香的仙境。如果每個慵懶的午後可以給我選地點,我相信不用猶豫了。在享受午後的同時,守護著神山的小傢夥們,都跑到無人的觀景臺上來了。貪吃的老鳥,把玩著北京人留下的蘋果錠;二爺兩年前看到拍不到的好朋友小松鼠們,也出來到處湊熱鬧,在垃圾桶裏上翻翻下翻翻,又跑到棧道上啥都撿來試試吃。除了寵物外,這一輩子我還沒有和野生動物這麼親近過,說它們不怕人吧,他們又不敢在有遊客的時候出來覓食;說他們怕人吧,當只有我倆在享受慵懶陽光的時候它們卻完全沒有戒心。這就是各種生物以自己的方式生活的仙境,有人說,在明永,除了大海沙灘,世界上其他的地貌都能夠看到,這一點也不過分。抬頭望著遠遠的卡瓦格博,還有冰川拐彎處遠遠高高的神木林。這個詞其實在腦子裏縈繞很久了,因為看到這些樹,就想到仙劍奇俠傳裏李逍遙要爬到頂端偷鳳凰蛋的神木林,密密麻麻,高不可觸。慢慢地,時光流逝,和小動物們玩耍著,拍著,享受著。

 IMG_8057IMG_8082

下棧道是很輕鬆的事情,但是要放下一份不舍卻是很難的事情。看著每年微微上縮的冰川,似乎還有很大的力量在抵抗溫室效應,但是下面這一片本來應該很潔淨的冰舌卻被粉塵化的沙礫鋪滿表面,越看就越有要保護這一片聖地的衝動。小松鼠追著我們下了好遠,見到有其他遊人上來,就躲起來了;而我們卻慢慢流連棧道邊的小溪,紅葉,朽木。當然,那風景明信片中才有的遍地黃葉的勝景,現在也可以兩個人好好踩踏感受一下。回到太子廟,一邊看著悠閒的馬兒,一邊講著故事,漸漸等待日落。

IMG_8106IMG_8121IMG_8129IMG_8140IMG_8149

太子廟的黑貓,來得不是時候;雖然它鬼祟地鑽出來然後來我們身邊磨磨蹭蹭,想不到它一來,大叔家的廚房的煙囪便燒著了火。一邊幫忙滅火,卻忘記了搬走相機,結果眼睜睜看著一潑水就這樣往我相機上淋下去。。。幸好的是,相機袋的防水很好,偶的機身鏡頭也很能熬,居然沒事。。。挪到石臺階上,黑貓繼續過來纏著,我們當然不會怪它帶來了一場小火,一邊和它玩,一邊還吃著大叔在樹邊上摘下的小粒小粒紅色的猴子果,雖然味道超級酸,但是據說能治理頭痛和減緩高原反應。

IMG_8158IMG_8159

晚餐當然是很重要的事情,但是由於已經臨近天黑,沒時間去劈柴生火了,乾脆就一人一碗碗面解決。飯後趁著天黑前剩餘的時間,去收拾一下行李,享用一下乾淨的廁所開個大,準備電筒,腳架,快門線等裝備,就摸黑回到太子廟前。

IMG_8165IMG_8166 

整個太子廟,包括大叔自己搭的木棚已經漆黑一片,讓相機盡情地曝光,坐在完全沒有亮光的木棚前,數著繁星點點,還有看著不斷出現的流星,兩個人就這樣享受著聖地的美景,守在卡瓦格博腳下。至於我的大計,在這個時候,當然就要開始囖。花了半年多時間,100多首喜歡的歌中挑出33首,用4個月時間按照調性節奏重新編排成一首69分鐘的大串串,然後排版做歌詞,封面,雖然是很老土也是曾經用過的"伎倆",但是只要用心了,別人無法做到的,而且自己無怨無悔了就好。這首東西,老實說,在四個月內已經聽過超過幾百次,所以,只要第一次聽的人覺得震撼就OK囖。。

IMG_8172IMG_8177

流星不斷劃過,歌一直播放著,相機依然在凝固著時光,用電筒照著歌詞,還有每一頁都印著的一個字母,歌詞翻完,這些字母連起來就是我想說的話;燦爛的銀河,就是我為你準備的戒指;小小的太子廟前的空地,就是我們的禮堂;而神山爺爺,就是最好最好的見證。無論多艱辛,都一路走來了,那麼以後的路,也攜手一起走過吧。WILL YOU MARRY ME?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